最后一課

作者: 毛佳蕾 作者所在學校、班級:武漢市洪山區廣埠屯小學

  這是毛弟給我講的故事。 

  毛弟是我的表弟,跟進城務工的父母住在城郊,在培英小學讀五年級。培英這個校名聽起來高大上,其實只有一幢兩層舊樓和半個操場,學生全是農民工子弟。 

  前年暑假,毛弟被舅舅送到我家做客,我媽媽聽他讀的英語單詞像河南口音,好生奇怪。毛弟說學校沒有專職的英語老師,他們班的英語居然是體育老師教的——聽起來就像網絡上流傳的段子,我笑了,我媽卻流淚了。 

  后來,我媽請了一位家教,姓孫,60多歲的老太太,退休之前是重點小學的英語教師。孫老師滿頭白發,臉上卻沒有多少皺紋,衣著整潔,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10歲。第一節課,在毛弟家里上的,一共11個學生——那是毛弟全班的同學。上完課,孫老師的眼眶紅了,說這些孩子學點東西太不容易了,她堅決不要我媽媽給的家教費,還承諾給這些孩子義務上100次課,條件是全體學生要背誦1000個英語單詞。 

  在此后一年多的時間里,孫老師每周六下午三點準時到毛弟家里做英語家教。她讓毛弟做了兩張表格,一張課時表,共100個小方格,上完一節課就勾掉一個小方格,另一張是單詞記憶表,印了1000顆星星,全體學生背熟一個單詞或語法,就涂亮一顆星星。 

  從夏到冬,孫老師每周堅持坐一個小時地鐵,準時出現在毛弟家的客廳里。舅媽知道孫老師喜歡咖啡,每次上課前提前燒好開水,準備一小袋速溶咖啡。除了這杯咖啡,孫老師沒收過任何東西,她聲情并茂地上完課,還要陪孩子蹦蹦跳跳做游戲,笑容跟小孩一樣天真。 

  毛弟全班的英語成績突飛猛進,甚至有學生在全區英語比賽獲獎了。有重點學校的學生家長找舅媽打聽,希望高薪聘請孫老師做家教。孫老師堅定地搖搖頭說,每周跟這些小家伙開心笑笑,這就夠了。 

  時間過得很快,小方格勾掉了99個,毛弟和同學們用彩紙給孫老師做了100顆祝福星,裝在玻璃瓶里,等待著第100節英語課。那天下午,街上飄起了小雨,已經三點半了,孫老師還沒有來。等到四點多,泡咖啡的開水也涼了,門突然被推開,一個滿臉汗珠的中年女子跑進來,氣喘吁吁自我介紹是孫老師的女兒,前幾天孫老師病倒了,到醫院檢查,胃部有病變,準備做手術。 

  “很抱歉,最后一節課,孫老師不能親自來上課了,她堅持在病床上給你們講了一節課,讓我用錄音筆錄了下來,放給你們聽,她說答應上100節課的,不能讓學生失望?!?/span> 

  老師的女兒拭拭眼角,從背包里取出一支錄音筆,播放最后一節英語課,孫老師朗誦的聲音跟平常一樣聲情并茂,只是有些沙啞。孩子們靜靜地聽著,眼里亮著兩顆星星。 

  上完課,毛弟輕輕勾掉課程表上最后一個小方格,把100顆祝福星遞給孫老師的女兒:“請您把這些星星帶給孫老師,并且告訴她,我們已經背誦了977個單詞,剩下的23個單詞,我們一定會按照約定,今天全部背誦下來?!?/span> 

禁止將文章用于任何商業用途,未經主辦方(人民銀行武漢分行、湖北省教育廳)授權不得轉載、、引用。